热门标签

Allbet开户(www.aLLbet8.vip):中国是“文明型国家” 为何印度不是?

时间:2个月前   阅读:3

新2信用网出租www.hg108.vip)是新2(正网)接入菜宝钱包的TRC20-USDT支付系统,为新2代理提供专业的网上运营管理系统。新2信用网出租系统实现注册、充值、提现、客服等全自动化功能。采用的USDT匿名支付、阅后即焚的IM客服系统,让新2代理的运营更轻松更安全。

“‘文明型国家’某种意义上是一种比较强势的中国话语,它对西方‘民族国家’观念是一种‘范式解构’和‘降维打击’。”

“为什么同样拥有着古老文明的埃及、印度没有最终形成一个‘文明型国家’呢?”

“文明型国家”这一政治叙事正被世界上越来越多的人和国家所关注,西方内部也有不少学者开始关注并争论。在东方卫视9月26日播出的《这就是中国》第161期节目中,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院长张维为教授和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特邀研究员、上海社科院宗教所宗教学研究室主任邱文平老师一同探讨了西方对“文明型国家”这一概念的关注。

张维为演讲:

2020年8月6日,英国记者、作家路西诺(Aris Roussinos)模仿《共产党宣言》的开篇写道:

“一个幽灵,一个文明型国家崛起的幽灵,正在自由主义西方徘徊。随着美国政治力量的减弱和道德权威的崩溃,欧亚大陆崛起的挑战者采用文明型国家模式,以区别于日益瘫痪的西方自由主义秩序。”

作者引用我的话说:

“中国学者张维为审视着衰落的西方,冷静地指出:如果当初古罗马帝国没有四分五裂,并能通过现代国家的转型,那么欧洲也可能是一个相当规模的‘文明型国家’,但这只能是一种推演和假设。”

同年1月2日,英国《经济学人》杂志刊文指出:

“文明型国家”今天成了时髦概念,中国学者宣布中国是唯一的文明型国家,而不是那种已经过时的19世纪的民族-国家。俄罗斯总统普京也跟着中国(hopped on the bandwagon)宣布,俄罗斯作为文明型国家的特质使其免于在这个混乱的世界中解体。印度正在争论自己是否是文明型国家。文明型国家的候选国还包括土耳其、美国,甚至欧盟等,这个名单还在扩大。

“文明型国家”某种意义上是一种比较强势的中国话语,它对西方“民族国家”观念是一种“范式解构”和“降维打击”。我在《中国震撼》一书中是这样论述的:

作为一个迅速崛起的“文明型国家”,我们倒是可以回头来看看西方的观念,看看所谓由传统的“文明-国家”进入“民族-国家”才能成为现代国家这种西方观念的局限性和破坏性:这种观念带来的结果往往是国家不停地分裂,越分越小,每次分裂都会造成许多流血冲突。且不提历史上数百年的厮杀,单是过去数十年中发生的苏联解体、南斯拉夫崩溃、今天印度内部纷乱不断的情况,某种程度上都反映出西方“民族国家”观念的偏执性。

我还指出:“欧盟推动欧洲国家的整合,在某种意义上,也可以看作是从‘民族-国家’走向‘文明型国家’的一种尝试”。换言之,我们从一种比西方“民族国家”更高的国家形态来审视西方国家,对它们的困境表示同情。我说:

“欧洲整合谈何容易,毕竟欧洲已经分裂了上千年。欧洲整合也已进行了半个多世纪,但其整体实力还是面临严峻挑战。如果欧洲国家无法真正联合起来,欧洲的总体衰退的命运将难以扭转。所以我们应该为我们自己是一个‘文明型国家’感到自豪。”

今天,越来越多的西方人士也发现西方理论与制度所面临的困境。法国总统马克龙在一些谈话中已流露出对“文明型国家”的羡慕,毕竟他面对的是小国林立、互相争吵、一体化前途堪忧的欧洲。在2019年举行的法国驻外使节会议上,马克龙指出:

中国、俄罗斯和印度“这些新兴经济体不仅是经济强国,如一些人所述,他们认为自己是‘真正的文明型国家’……他们确实扰乱了我们的国际秩序,影响着经济秩序,重塑着政治秩序。……但他们比今天的欧洲人具有更多的政治灵感,他们有一套我们欧洲人某种程度上已经失去的真正的逻辑、哲学和想象力”。

会议报道截图

马克龙要求法国承担起复兴欧洲文明的使命,他显然希望欧盟最终能成为一个文明共同体,甚至文明型国家。但这谈何容易!

长期以来,西方全盘否定世界文明的多样性,拒绝不同文明可以衍生出不同的制度安排和治理模式,蛮横地认为只有西方制度才代表人类最先进的政治制度,即所谓“历史终结论”。他们延续殖民主义“分而治之”的传统,到处煽动“颜色革命”,以“人权高于主权”为借口肆意发动战争,造成无数生灵涂炭和财富浩劫,引来全世界的人怨天怒。

倒是美国政治学者亨廷顿早在1996年就指出,在充斥着种族冲突和文明冲突的世界上,西方强行推广西方文明的所谓普世性,必然会走向帝国主义。

其实,西方推崇的“分而治之”模式在西方国家内部也造成身份政治、权利绝对化、社会分裂等深层危机,自由主义长期倡导的所谓“文化多元主义”已经破产:少数族裔和多数族裔之间,伊斯兰教徒与基督教徒之间,美国特朗普支持者和拜登支持者之间,同性恋者与反同性恋者之间,支持堕胎者与反对堕胎者之间,信教者和不信教者之间,矛盾重重,互不退让,激烈对抗。

欧洲资深学者布鲁诺·马塞斯(Bruno Macaes)认为,我们要坦率地承认,我们正在衰落,我们那些强大的对手们正是从我们曾经打造的自由主义普遍性神话中,追溯到了我们失败的根源。

西方国家内部的自由派和保守派之间的“文化战争”从未停止过。西方自由派被不少中国人称为“白左”(这个中国词汇已经进入英文词典),一般指那些高喊自由、人权、平等的口号,出于自己的道德优越感而显示关心移民、少数族裔、性别少数群体和环保等议题的群体。然而,随着西方内部的移民危机、难民危机、经济危机、社会危机的加深,与“白左”对立的保守主义“白右”势力也在上升,而“白右”的口号是“上帝、家庭、国家”等。

,

Allbet官网www.aLLbet8.vip)是欧博集团的官方网站。欧博官网开放Allbet注册、Allbe代理、Allbet电脑客户端、Allbet手机版下载等业务。

,

由于西方选举政治的缺陷使然,“白左”与“白右”的矛盾日益恶化。这种局面导致不少西方人士呼吁重构西方社会的共同价值观,建设文明共同体乃至文明型国家。从偏右翼的匈牙利总理欧尔班到中间派的代表马克龙,都直接或间接地支持这样的思路。

当然,意识形态和文化偏见使然,西方许多人对于非西方世界兴起的“文明型国家”话语一直持怀疑甚至否定的态度。

《金融时报》资深评论员吉迪恩·拉赫曼就认为“文明型国家”是文明例外论,抨击它对西方普世价值的危害。2019年3月4日,他在《金融时报》以“中国、印度和文明型国家的崛起”为题发文,认为文明型国家天然具有排他性,放弃“民族国家”而选择“文明型国家”将会造成不同文明之间的冲突以及文明内部的倾轧。

截图来源:FT

然而,西方围绕“文明型国家”争辩的一个最值得关注的现象是:“文明型国家”话语对西方普世价值的解构,引来越来越多的西方人士对西方价值观和制度困境的反思。

英国资深学者克里斯托佛•科克公开承认,“西方已经没有资格为他国打造普世价值了,甚至可能连为自己打造都做不到了。”布鲁诺•马塞斯更是明确指出,“西方所追求的世界文明或普遍文明业已崩溃……西方推行的普世价值观以前很少受到挑战,过去‘第三世界’几乎完全认同它们,但现在这种情况已经发生了变化。”

这里又产生一个问题,如果西方今天放弃所谓的“普世价值”,转而回到自己的“文明”,但究竟有没有西方国家都能接受的西方文明呢?

有一点是肯定的,一般公认现在西方世界还没有“文明型国家”,亨廷顿当年预测的是同一文明内的一批国家与另一文明内的一批国家发生冲突,而没有预想到“一个现代国家等于一种文明”的“文明型国家”正在与西方世界发生冲突。

克里斯托弗·科克指出,“希腊人和十六世纪的欧洲人都不认为自己是‘西方人’”,“西方”这个概念首次出现于法国社会学家孔德1848年的著作《西方共和国》。这和3000多年前就有“宅兹中国”铭文的中华文明怎么能比?

换言之,没有这种悠久原生态文明渊源的西方,仅仅靠所谓共同价值观联系起来的西方“政治文明”,面对基于自己原生态文明衍生发展而形成的“文明型国家”,似乎显得更为脆弱与涣散。这在俄乌冲突中得到体现,俄罗斯国家和民众的凝聚力远远大于西方,这也在14亿中国人追求国家统一的强大意志和凝聚力中得到体现。

也有西方学者指出“文明型国家”话语不同于过去流行过的粗糙的民粹主义和民族主义意识形态,因此它“吸引了世界上的各种非自由主义者”,并对西方左右两翼都产生影响:对于那些将自由资本主义等同于西方帝国主义的左翼,包括不少马克思主义者,文明型国家看起来更像“一种立足于本土(文化)的自我主张”;而对于那些将自由主义与过度自我放纵和移民问题联系在一起的右翼来说,文明型国家似乎是“对抗文化堕落、坚定捍卫传统的守护者”。

2020年1月,《经济学人》在欧洲专栏刊文称20世纪是民族国家的时代,而21世纪将会成为“文明型国家”的世纪。文章指出欧洲已经“不得不放弃普世主义,放弃其向外输出普世价值的布道者的角色”。

2021年,匈牙利学者埃盖迪(Gergely Egedy)发表了一篇研究“文明型国家”研究论文,表示“我们需要认清现实,西方已别无选择,现在是时候宣称放弃普世价值、全力保护我们自己独特文化传承的时候了”。

看来“文明型国家”话语的崛起已经搅乱了西方自由主义话语,某种程度上颠覆了西方长期主张的所谓“普世价值”,使西方内部白左、白右之间的“文化战争”更加复杂化。

总之,我们今天完全可以比较超脱地俯视西方内部的种种纷争,并从文明型国家的视角给他们点拨一二,这算不上干涉内政,只是与他们分享一些既古老又现代的文明智慧。

邱文平演讲:

文明的探索是人类一直孜孜以求的历史视野,从斯宾格勒、汤因比再到沃勒斯坦、亨廷顿,文明类型的研究不断地深入。

世界各个文明其实主要是依托民族和宗教来体现出来的。所以我想对欧洲、美国和中国的民族理念做一番对比,帮助我们看清美西方和中国的文明观的差别。

首先我们谈一下老欧洲所谓的“多元文化主义”。

老欧洲的帝国主义源远流长,全盛时期几乎将全世界变成它的殖民地,所以对殖民地人民一直有超常的文明自傲和制度优越感。二次世界大战衰败后,他们虽然很不情愿地放弃了政治上的宗主国地位,但英联邦和法语国家组织继承了其帝国的霸权传统,以文化认同的软实力进行洗脑,取代了军事征服的硬实力方式。表面上以各种立法和政策确定了对多元文化和多元宗教的尊重和认同,实质上依然保有强烈的欧洲文化优越感,以“多元”的名义掩盖了其洗脑的实质。

欧洲老大帝国传统上都有接纳殖民地精英的传统,对于同化这些异邦人有着异乎寻常的兴趣和完整的政治教育策略,所以并不担心这些文化薄弱地区的异邦人会对欧陆文明造成冲击;但是在国际格局风云变幻的今天,其老大帝国的雄心和窘迫的现实之间的落差,使得欧洲陷入分裂。而且在可预见的未来也看不到希望,因为他们所谓的“多元文化主义”将其架上了“政治正确”的“烤架”难以收场。

下面我们谈谈美国的“熔炉理论”。

美国的民族观念和世界其它国家是很不一样的,所以说对于由世界范围移民构成的美国来说,它的民族问题现在更加严重,但是美国人是用“熔炉理论”和“美国梦”在相当程度上解决了这个问题。

“熔炉”一词始于移民美国的英国犹太人伊斯雷尔·赞格威尔,他在1909年写了本《熔炉》的剧本,认为“美国是上帝的坩锅,一个伟大的熔炉,欧洲各个种族得到冶炼和重铸”。这个剧本受到了美国社会的欢迎,“熔炉”一词成为被强力推广的术语。从美国最上层政治人物到已在美国定居的“老移民”都热烈地欢迎这种观点,认为来自各方的移民,必须迅速熔于美国的“熔炉”之中:即必须融入所谓主流社会,也就是WASP,源自盎格鲁-撒克逊人的白人新教社会。

,

Allbet开户www.aLLbet8.vip)是欧博集团的官方网站。欧博官网开放Allbet注册、Allbe代理、Allbet电脑客户端、Allbet手机版下载等业务。

上一篇:xổ số hôm nay:Đặng Lê Nguyên Vũ vô địch Đường lên đỉnh Olympia 2022 đầy nghẹt thở

下一篇:皇冠官网:杜兰特:我仍然喜欢我的队友们 庆幸自己选择了留队

网友评论